参会注册媒体报名
终于!国务院专家发声:农村不适宜大规模推广“煤改气”!
来源:本站    时间:2020-07-02    浏览:64

       在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大背景下,2017年2月17日,国家环保部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将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列为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首批实施范围。

       一场轰轰烈烈的北方农村煤改气由此展开。

       在这个“大跃进式”的工程过程中,随之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最严重的便是2017年引发的全国范围气荒,管道装上了、壁挂炉挂上了,结果被告知没气了,以致于北方一些学校因没有暖气让学生在操场晒太阳抗冻。

       随后18年、19年气荒虽然得到有效缓解,但依然出现遗留问题。

       2019年冬天,多家河北燃气公司向农村煤改气采暖用户发布限购通知,通知称因上游供气方冬季气价上涨,决定对农村煤改气采暖用户采取两档价格供应天然气,如果用户选择每立方米2元多的低价购气,则必须分次限量购气,一次购气充值限额为100元;如果选择每立方米3元多的高价购气,则充值不设上限。

       核心原因是煤改气补贴政策没到位,燃气公司称亏损严重扛不住,不得已限购。

       而到了今年冬天,北方农村煤改气补贴能否到位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果政府对于气价的补贴一旦取消,绝大多数农民恐怕都用不起,轰轰烈烈的煤改气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

       早在18年时就推送过《人间不值得,轰轰烈烈的煤改气值得吗?》,大规模推进农村居民煤改气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和隐患:

       1、多煤少气的中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规模煤改气需进口大量价格昂贵的天然气,这些成本最终还是转嫁到老百姓身上;

       2、城镇管道燃气这么多年发展过来,主要是解决了在城市人口密集、房屋密集、高楼密集的环境下能源安全廉价输送配送的问题。如果把城镇管道燃气整到农村,花几百万对一些零散的村落单独建设10公里、20公里燃气管道以及其他配套设施,但每年用个十多万方气,投资收益完全无法计算;

       3、把城镇管道燃气整到农村,农村地区对于管道燃气的认识和安全意识相对薄弱,而同时用户分布更广,城燃企业难以按照城区配置合理的安全管理人员,可能直接导致农村管道燃气巨大安全风险;

       4、天然气采暖生来就是奢侈品,在城区尚有很多居民无法承受天然气壁挂炉冬季采暖的成本,而要求远在农村经济条件相对较差承受力较低的居民以数千甚至上万的成本冬季采暖完全属于资源错配;

       5、农村地区经济承受力有限,每户居民完成煤改气采暖设备加燃气管道安装费至少需支出8000元左右,1000万用户需支出800亿,当然通算下来,政府会承担一部分,但这部分补贴支出对于目前本来就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尤其是县级政府恐怕也是压力如山。再者,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开支同样来自纳税人;

       6、天然气采暖自带“抢峰恶习”,造就储气调峰大问题,最终酿成历史性气荒惨剧。  

       回头看,一语成谶!

       而最近,自媒体能见Eknower采访了资源与环境专家郭焦锋,其中便谈及了对于农村煤改气的问题及反思。

       郭焦锋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他身兼数职并先后获得多项省部级科技成果进步奖和优秀成果奖。

       关于农村煤改气,核心的几个观点摘录如下:

       “对于是否要在农村进行煤改气,我认为最好不要大规模推广。因为农村煤改气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一、关于管网铺设问题,如果用户量小,成本造价就会很高,这可能导致建设者为了降低成本而选择相对便宜的材料进行铺设,其安全性值得考量;二、关于农村承受力问题,“煤改气”的价格过高,如果没有补贴农民的接受度并不高。三、关于财政补贴问题,部分县级政府的财政收入很少,补贴不起。”

       “所以我认为在有条件的地区,要把“用得起气、用得好气”作为根本要求来有序推进农村的“煤改气”。我个人更倾向于提倡在具备条件的地区推行“煤改气”。”

       至于什么样的才是具备条件的地区,专家没有说。

       从大面来讲,由于使用天然气分户采暖成本确实很高,在城市地区很多家庭都用不起的奢侈品,在北方地区恐怕大部分农村用户都用不起,这种所谓具备条件的地区恐怕是少之又少。

       2019年7月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征求《关于解决“煤改气”“煤改电”等清洁供暖推进过程中有关问题的通知》意见的函。

       不同于以往在一刀切煤改气之后提出的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原则,此次发改委意见突然政策来了个180度大调整,开始提出重点发展清洁煤供暖和生物质能供暖。

       尽管如此,但北方煤改气遗留的问题其实无法通过这个通知得到彻底解决。

       最关键的还是煤改气之后,农民用气采暖承受不起的补贴问题。

       去年两会期间,便有人大代表提出国家及地方政府要对煤改气居民进行气价补贴,让农村居民能够用得起清洁采暖设施。

       但从地方政府角度来看,煤改气之后千家万户农民用气补贴是一个难以承受的压力,坚持一年两年还能拆东墙补西墙挺住,但要保证每年都持续补贴,恐怕是万万办不到的。

       前文《煤改气烂摊子如何收场?河北多地燃气限购,中国燃气称严重亏损!》提及过,如果按照目前的剧情演下去,以后北方冬季煤改气后的采暖大概无外乎几种结果:

       1)政府兜底,持续支付补贴让燃气公司供得起,不至于持续亏损至破产;

       2)政府、上游、燃气企业三方各自承担一部分,只是在这种方案里,如果燃气企业只有农村煤改气用户的话,还是与第一种一样持续亏损破产的结局。

        3)政府无法持续补贴,终端居民用户不准涨价,燃气公司供不起,持续亏损破产,退出该地区煤改气;

        4)政府无法持续补贴,燃气公司对终端居民用户涨价,农村用户因经济能力有限,承担不起4个月的天然气采暖,要么倒回去采取其他替代方式采暖,要么靠抖过冬。

       轰轰烈烈的煤改气最终成为一个困局……

       如果政府补贴一旦断供,估计第四种一地鸡毛将是大概率的结局吧!

       人间不值得,轰轰烈烈的煤改气值得吗?

       来源:天然气行业观察

www.chinalng.cc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中国国际LNG峰会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51638号-4

总部:中泽国际会展(北京)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桥路2号院融达国际6层617室     电话:+86-010-83613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