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会注册参展注册媒体/观众报名
两家分金,城燃行业战国时代开启!小型民营公司卖身求荣好时机?
来源:本站    时间:2019-10-09    浏览:13


两家分金,开启城燃战国时代!

       北宋砸光的司马缸在千古名著《资治通鉴》里开篇便讲了三家分晋的故事。

       春秋末期,战败苦逼多年的勾践,终于“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成为春秋时期最后一位霸主。

       此时,晋国智伯瑶执政,见越国日渐强大,晋国失去了中原霸主地位,他便对晋国旗下三家大夫赵襄子、魏桓子、韩康子提出每家都拿出一百里土地和一万家户邑来归给公家,智家、韩康子、魏桓子先后拿出了土地和一个万户邑献给晋公。

       不过,智伯瑶碰上了一个硬茬,赵襄子死活也不同意让出土地和户邑。

       智伯瑶回报晋出公,晋出公命令智家和韩、魏两家一起发兵攻打赵家。

       公元前455年,智伯瑶率领中军,韩家的军队担任右路,魏家的军队担任左路,三队人马直奔赵家,开启了历史著名的晋阳之战。

        一心想击败赵家的智伯瑶见晋阳久攻不下,引晋水淹掉了晋阳城,可晋阳城内仍拒绝投降。

       晋阳被大水淹了之后,城里的情况越来越困难了。赵襄子非常着急,连夜派出门客张孟谈游说韩康子和魏桓子,约他们反过来一起攻打智伯瑶,本就迫于智伯瑶淫威已久的韩魏两家欣然同意联手倒戈。

       第二天夜里三更天,赵韩魏三家联合灭掉了智伯瑶。

       公元前453年,韩、赵、魏三家灭掉智氏,瓜分了晋国,自此,加上秦、齐、楚、燕四个大国,“战国七雄”崛起,绵延317年的春秋大幕彻底落下。

       公元2019年07月19日,平地一声雷,为缓解债务违约困境,A股上市公司金鸿控股发布公告称拟将旗下17家城燃公司出售给中石油昆仑燃气有限公司,经过双方协商,中石油昆仑最终拟以16.55亿元接盘这17家公司。

       此外,金鸿控股发布公告称将旗下寿光乐义华玺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宁阳金鸿天然气有限公司、莱芜金鸿管道天然气有限公司、绥化市中油金鸿燃气供应管理有限公司四家公司100%的股权受让给天津新奥,在原收购协议中约定双方以审计结果为定价基础。目标公司股权转让定价标准,为相关公司审计后所确认的目标公司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账面净资产值上浮 20%。

       经过此役,总市值28亿元的金鸿控股除大本营张家口项目外,旗下较为优质的项目基本被中石油昆仑和新奥瓜分殆尽,近2500年后“两家分金”。

       公元前453年,三家分晋,开启了秦、齐、楚、燕、韩、赵、魏七雄战国时代。

       在中国公用事业改革近30年后,公元2019年,昆仑、新奥“两家分金”,则可能预示着中国城燃行业战国时代的开启。

 量价双杀,城燃盈利能力下降

       在国内天然气行业高速发展、油气行业改革高速推进的时候,城燃行业正在经历着主营业务“量价双杀”的困境。

       城燃行业传统主营业务包括销气和工程安装两个部分。

1、销气业务方面

       2017 年8 月,国家发改委在《关于进一步加强垄断行业价格监管的意见(发改价格规〔2017〕1554 号)》中强调,“2018年底前各地要建立起输配环节定价办法、成本监审办法,重新核定省内短途管道运输价格,制定独立配气价格,降低偏高输配价格”。

       2018年,所有省份均已发布各地的配气价格政策,大部分都将税后全投资收益率控制在7%以内。

       目前来看,在配气成本监审之后,许多地方终端燃气毛利可能被压缩,如帝都。

       另外,今年上游中石油、中石化在淡季继续涨价,而城燃上下游联动尚未完全落地,毛利空间可能被进一步压缩。

       当然,销气增速放缓是大势所趋,今年还能维持两位数的增幅,但往后估计就难了。

2、接驳业务方面

       最大的冲击当然是前文《发改委核弹!城燃行业黄金时代终结,何去何从?提及的居民接驳费面临巨大调整。

       6月国家发改委就城市燃气接驳费推出规范文件,对于城镇居民燃气工程原则上成本利润率不得超过10%,现行收费标准偏高的要及时降低,并且要放开燃气工程安装市场,具备资质的安装公司均可承接燃气安装工程,不得由燃气企业垄断。

       接驳价格政策调整势在必行,根据目前的进展预计在年底前将有很多地方物价部门会采取相应的行动。

       另一方面,房地产投资似乎也不景气了。

       据国家统计局7月15日消息,1—6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75786万平方米,同比下降1.8%。

       8月25日,央行就新发放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做出有关事宜公告:自2019年10月8日起,新发放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以最近一个月相应期限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为定价基准加点形成。

       这是央行确立房贷利率的长效机制,以确保房地产调控“房住不炒”目标的实现。

       面对销气和接驳主营业务“量价双杀”困境,城燃公司盈利能力面临巨大挑战。

       前文《冰火两重天!2019年半年报,中国燃气行业“马太效应”初现?》也提及过,2019年上半年,一批城燃上市公司出现了盈利下滑的窘况。

       深圳燃气天然气销售量14.0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25%;其中管道天然气销售量13.30 亿方,同比增长2.70%;深圳地区管道天然气销售量8.77亿立方米,同比下降5.09%,主要是电厂天然气销售量下降所致,上半年电厂天然气销售量为3.20亿立方米,同比下降18.16%。

       营业收入65.83亿元,同比增长6.69%;利润总额7.29亿元,同比下降13.5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5亿元,同比下降6.85%。

       深圳燃气净利润出现下滑的重要原因便是配气价格监审后销气毛利空间受挤压。

       而长春燃气更是一直深陷亏损泥潭中。

       2018 年实际完成销气量4.27 亿立方米,较上年增加3000万立方米,增长7.81%,实现营业总收入15.7亿,同比增长7.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7000.1万,上年同期为5641.3万元。

       顷刻间,盈利强撸飞灰湮灭。

       2019年上半年,长春燃气仍没缓过来。公司实际完成销气量2.2亿立方米,较上年减少580万立方米,下降2.56%。实现销售收入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73%,但仍亏损6854万元。

       最大的影响因素仍是天然气成本的顺导以及上游涨价问题。

 收购溢价率下降大势所趋,“卖身求荣”好时机

       近年来,国内城燃项目收购溢价出现显著攀升,最神奇的便是中部某经济比较落后的县城项目销气量1000万方要价2亿,而同样条件不佳的几个乡镇打包项目也要价超过1亿,简直有些天方夜谭!

       简单梳理一下,这身价飙涨的背后大致有几方面的因素:

1、在煤改气等政策刺激下,近几年上市城燃公司业绩表现比较好,造成城燃项目收购收益很好的表象;

2、一批小型燃气公司实现A股上市,同时获得了比较高的市盈率,如贵州燃气;

3、一些上市燃气集团公司为追求规模业绩扩张,不惜重金收购;

4、一些主业非燃气运营的上市公司、产业资本、民营资本等也纷纷入局抢购项目;

5、一些地方政府出于招商引资等目的,将一些项目拿出招标,多方寻找合作方,造成项目抢手的现象;

       不过,从未来角度来看,燃气项目收购溢价率下降恐怕是大势所趋。

       一方面,如前文提及的,面对销气和接驳主营业务“量价双杀”困境,城燃公司盈利能力将可能大幅下滑。

       随着国内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和城镇燃气市场的逐步成熟,天然气行业投资也由最早西气东输上马时的高风险向稳定低风险切换。

       从高风险高收益P2P模式迈向低风险低收益余额宝模式,其实是中国天然气行业的向公用事业这一基本属性的回归,也是向欧美等成熟市场的一次大道趋同。

       另一方面,随着一批燃气上市公司业绩出现下滑甚至亏损,一些盲目入局的资本热钱恐怕也会逐步看清形势与本质。

       其实,相较于往年攻城拔寨所向披靡的收购节奏而言,目前几大上市城燃集团在项目投资收购方面已有所收敛与放缓。

       唯一例外的是中石油昆仑刚刚确定重新大规模进军下游的目标,不过从昆仑收购金鸿控股的项目来看,昆仑的出价其实也并没有那么激进。

       筛选盘点了近几年比较拿得出手的项目收购案例,可以看出收购溢价的整体趋势。

       目前城燃项目公司的溢价率尚处于高位,未来随着政策环境逐步向公用事业回归,城燃估值将回归理性。

       从这个角度来讲,一方面,对于一些想出售的民营城燃公司而言,目前可能是最好时机,往后很可能身价一天不如一天了。

       另一方面,虽然目前国内一些优质的大中型城市燃气项目已基本瓜分殆尽,但一些地方性小型燃气集团或公司还是存在一些潜在收购机会,尤其是在昆仑的刺激下,新一轮的收购浪潮已然开启。

 鬼谷子的局,将如何上演?

       战国时代,有位奇人。

       王诩,又名王禅,号玄微子,额前四颗肉痣,成鬼宿之象。因隐居鬼谷,故自称鬼谷先生。世人称之为鬼谷子。

       他的个人生平并无太多记载和浪花,但他门下放出了苏秦、张仪、孙膑、商鞅等一系列战国风云人物,将各国搅的天翻地覆也让司马缸的资治通鉴异常精彩。

       鬼谷子一人,左手持黑,右手持白,将战国作为了自娱自乐的棋局。

       在战国之前,春秋时代是诸侯分家的时代。

       而战国时代,则是兼并时代,先是大吃小,后是强吃弱。燃气行业接下来是资本为王的时代,大鱼吃小鱼。

       战国时代也是纵横捭阖、合纵连横的时代。面对突然“觉醒”含着上游资源金钥匙的资本巨鳄昆仑,是否会出现其他燃气集团联手合作的场景?是否会真的出现如花旗预言几大集团相互并购融合的奇景?如前文花旗预测华润燃气可能会收购港华燃气。

       战国时代同时也是人才辈出、高速流动的年代,乱世出英雄。虽然目前几大集团已基本定型,但在战国时代里,人才择良木而栖也是理所应当。如,2019年中海石油气电贸易大佬郑洪弢突然跳转赛道,成为新奥能源贸易运营一号位。

       鬼谷子的局,一切都值得时间的等待。

       这是最坏的时代,这也是最好的时代!

       来源:天然气行业观察

www.chinalng.cc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中国国际LNG峰会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总部:中泽国际会展(北京)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桥路2号院融达国际6层617室     电话:+86-010-83613190